雅居乐集团(03383.HK)

漠视购房者权益?辽宁女业主状告雅居乐违约:77万购房获赔31万

时间:20-11-16 18:50    来源:新浪

漠视购房者权益?辽宁女业主状告雅居乐“违约”:77万购房,获赔31万

来源: 时间财经

原创 谭孜

1048亿元!今年前10个月,雅居乐完成全年目标近九成。

雅居乐集团(03383)披露的最新销售数据显示:截至10月31日,公司合计取得合约销售预售金额1047.8亿元,已完成全年目标1200亿元的87.32%;对应建筑面积为778.1万平方米,平均价为每平方米13466元。而今年上半年,雅居乐物业发展业务累计实现预售金额为551亿元,只完成全年目标的46%;累计预售建筑面积为404.9万平方米,预售均价为每平方米人民币13608元。

据此测算,雅居乐于7月1日至10月31日四个月时间里,合计取得合约销售预售金额496.8亿元,对应建筑面积为373.2万平方米。其平均价约为每平方米13312元,仅为上半年均价的98折。也就是说,雅居乐在这4个月时间里,预售让利金额高达10亿元。

不过,在雅居乐降价促销、加大去化力度的同时,其与购房者之间的纠纷也“不绝于耳”。据悉,有业主为了维权,坚持状告开发商辽宁雅居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辽宁雅居乐公司”),最后获得31万元的巨额赔偿金,而遭遇同等情况的其他业主仅获1700元补偿。

那么,在消费者维权意识不断提高的当下,雅居乐如何避免相关问题和纠纷给其带来的品牌声誉和法律风险?时间财经致函雅居乐公司,截至发稿,未获答复。

纠纷不断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发文表示,武汉雅居乐花园虚假宣传,刻意隐瞒房屋缺陷,两个次卧立柱突出,无法正常居住。

该网友称,“和该楼盘工作人员交涉过程中,开发商一口咬定样板间有贴相关提示条,然而购房前后所拍摄的实图并没有相关提示,包括提供给业主的户型图都和实际户型不相符,置业和工作人员也没有告知房屋缺陷行为。诱导业主购买瑕疵房,严重损害业主权益。”

据媒体报道,武汉雅居乐国际花园二期的多位业主反映,他们购买的房屋和当初看到的样板间不一致。两间次卧都多了一个立柱,让原本不大的卧室变得更加狭小,严重影响了日后的居住。

该售楼部相关负责人介绍,武汉雅居乐国际花园一期同户型房屋的飘窗确实是向外突出的。楼盘二期原定于2021年7月交房,目前尚在建设中。由于二期的房屋重新进行了审批,对次卧的飘窗设计进行了更改,这才导致次卧里面多了根立柱。对于这次变更,销售顾问在售房时对购房者进行了提示,开发商也在样板间做了非交付标准的说明。因此,开发商不存在违规。

武汉雅居乐国际花园客服部负责人表示,“如果说我没有告知你,或者说我们图纸、包括我们现场展示的环节上面有所隐瞒,那我肯定是涉及虚假宣传。”

对此,律师表示,该房屋的飘窗设计直接影响两间次卧的使用功能,如果开发商仅仅只是在样板间或者口头提示是不足以免责的。

无独有偶。天津雅居乐御宾府也被曝出维权事件,有网友表示:“天津雅居乐,真无良,黑心地产商。高端轻奢御宾府,交付变糟糠。面包砖,大白墙,炮楼换新妆。粗制滥造欺业主,保安变流氓。维权苦,百姓殇,整改路漫长。海河难容业主泪,无处话凄凉。”

对于天津雅居乐御宾府存在的问题,小欣(化名)告诉时间财经:“没有解决,什么都没有解决。”“你可以多采访开发商去,看他们怎么欺骗的”。

状告开发商

如果买下的房子存在问题,购房者不但“糟心”,还得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去维权。时间财经注意到,因房屋存在缺陷等问题,业主将雅居乐告上法庭的案例也并不鲜见。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起合同纠纷案显示:辽宁一女子因“建造的房屋主体结构缺失,造成房屋未能交付”,坚持状告雅居乐至辽宁省高院。

据了解,2015年9月6日,辽宁女子袁某与辽宁雅居乐公司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由袁某购买辽宁雅居乐公司建设的位于沈阳市沈北新区房屋,建筑面积138.29平方米,购房款总额772,081元。

2016年1月31日,袁某依约交纳了全部购房款,辽宁雅居乐公司出具收楼证明书。袁某到场办理验房入住手续过程中,提出验房无误后办理入住手续。而辽宁雅居乐公司称办理入住手续后验房,双方未能协商一致,袁某未能验房办理入住手续。

袁某了解到,涉案房屋存在负一层楼梯井底部位置的楼板缺失情况,要求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铺设楼板修复后再行收房入住,双方协商未成。

2018年,袁某作为原告,起诉了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请求判令辽宁雅居乐公司在原告所购房屋地下室临边洞口补齐铺设钢筋混凝土楼板地面;判令辽宁雅居乐公司在二楼室内预留口设置符合安全标准的临边安全防护;判令辽宁雅居乐公司在铺设楼板和安全防护后向原告履行房屋交付义务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法院经审理,作出(2018)辽0113民初4551号民事判决书,判令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30日内,在车库与结构夹层之间的洞口处按符合国家的相关标准铺设楼板地面(该洞口位于原告所购房屋下方),驳回原告袁某的其他诉求。

袁某不服上诉至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辽01民终4852号民事判决书,判令驳回袁某上诉,维持原判。袁某仍不服,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8月29日裁定将该案提审至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0月24日作出(2019)辽民再268号民事判决书认为,涉案房产负一层楼梯井底部位置的楼板缺失形成5.7平方米的缺口,使袁某无法进入负一层地下室地面及下沉庭院,且该缺失将直接与公共地下车库相通,形成重大安全隐患,属于房屋主体结构缺陷。辽宁雅居乐公司负有修复义务,在未通过铺设楼板等方法弥补结构缺陷之前,视为辽宁雅居乐公司并未按合同约定履行交付涉案房产的义务。

该民事判决书判令撤销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辽01民终4852号民事判决及本院(2018)辽0113民初4551号民事判决,辽宁雅居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向袁某履行交付房屋的义务。

另查,2019年8月,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对地下室楼板缺失部分进行了封堵,双方于2019年8月27日对封堵后的楼板进行了查验。2019年10月26日,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将涉案房产交付给原告袁某。

巨额赔付

紧接着,袁某于2019年11月14日再次将辽宁雅居乐公司告上法庭,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逾期交房违约金315704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具体事实和理由为:原告于2015年9月6日与被告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购买了被告开发的位于沈北新区房屋,合同总价772,081元,原告以银行按揭方式向被告交纳了全部购房款,被告于2015年9月26日向原告开具了全款发票。根据合同约定,被告应于2016年1月31日完成交房义务,但由于被告建造的房屋主体结构缺失,不符合约定和法律规定的交付标准,造成房屋未能交付。依据合同约定,被告应给付逾期交房违约金。2019年10月26日原告与对方办理了交接手续,被告应当按照合同约定承担2016年2月1日至2019年10月26日期间的逾期交房违约金,经计算为315,704元,被告至今没有履行违约金支付义务,原告为维护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

该合同约定,“在2016年1月31日前,依照国家和地方人民政府的有关规定,将商品房经验收合格,并将符合本合同约定的商品房交付买受人…出卖人如未按合同约定期限交付商品房的,逾期超过30日后…,买受人要求继续履行合同的,合同继续履行…,自最后交付期限的第二天起至实际交付之日止,出卖人按日向买受人支付已交付房价款万分之三的违约金…。”该合同的补充协议约定双方就合同所涉及的违约金比例进行了充分协商,任何一方违约均不得以违约金过分高于或低于守约方造成的损失为由要求降低或增加。

审理法院认为,原告袁某与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背法律和行政法规的效力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依约履行。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负有向原告完整交付符合正常安全使用标准房屋的义务。

本案中,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拟于2016年1月31日交付的涉案房产存在负一层楼梯井底部位置的楼板缺失情况,已被另案生效判决认定不属于质量瑕疵,属于涉案房屋的主体结构缺陷,且已认定在未通过铺设楼板等方法弥补结构缺陷之前,视为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未按合同约定履行交付涉案房屋的义务,故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在2019年8月27日对楼板缺失封堵修复后才涉及交付房产问题。

此外,双方均确认涉案房产于2019年10月26日实际交付原告,故应视为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于2019年10月26日履行交房义务完毕。结合本案实际及合同约定,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从合同约定的最后交房日至2019年10月25日期间构成逾期交付房产,依法依约承担逾期交付的违约责任。经核算(772,081元*每日万分之三*1363日),原告主张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给付逾期交房违约金315704元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审理法院予以支持。

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抗辩称,涉案房产为现房销售,已验收合格,具备法定和合同约定的交付条件。

据悉,涉案房屋所在29号楼存在二层洋房赠送地下室及下沉花园给业主使用的情况,29号楼与涉案房屋户型相同的房屋存在负一层楼梯井底部位置的楼板缺失情况。

该楼业主万某系袁某同事,其与雅居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签订了补偿协议,约定因室内与地下室相连未搭建楼板与业主协商一致,由业主自行找施工单位搭建,费用由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以物业费形式补偿业主。

法院认为,涉案房屋的上述主体结构缺陷在未弥补修复前,视为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未按合同约定交付涉案房屋,并非房屋质量瑕疵,无法适用合同的质保责任条款。原告发现涉案房产楼板缺失后,积极要求被告弥补修复,又另案也已认定虽然与原告同一户型的其他业主已经收楼,并在被告补偿1700元情况下自行修复,并向被告承诺因修复引发的后果自行承担,但其他业主的行为系其自行处分权利的行为。故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将原告放弃主张修复权利的行为视为所谓的应采取必要措施减少损失扩大的行为,强行将修复及相关责任转移给原告,缺少事实及法律依据。

另外,关于逾期交房违约金,法院认为,合同系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对违约后果已有充分的预知,双方在合同中也明确约定了放弃违约金调整的权利,考虑到公平、诚实信用原则,被告辽宁雅居乐公司请求调减违约金数额缺少事实及法律依据。

最后,法院判决:被告辽宁雅居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一次性给付原告袁某逾期交房违约金315,704元。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